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娇娘有毒 第075章 取走

数码
来源: 作者: 2019-12-04 16:11:59

娇娘有毒 第075章 取走

钟朗微微一僵。

只见花玥抓起萧瑜被刺破的手指,放至口中替她吮了一下后松开,动作如行云流水,自然之极,而后问道:“有何发现?”

见萧瑜呆呆的,并没有反应,似乎没有发觉,钟朗闻言又低头细看那笔洗。

漆黑如墨的水放在笔洗中那么长的时间,玉壁现在还光洁如新丝毫没染色,真是妙品。只见笔洗上的花朵都栩栩如生,而且每色皆有几朵,分不清哪个才是要找的。

“看不出来。”钟朗摇头。

花玥在萧瑜头上轻敲两记:“你觉得这花哪朵比较特别?”

萧瑜回过神来,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指出来道:“上边那朵盛开的紫色花朵。”

随即又自语道:“不如索性把笔洗拿回去再细看不是更好?留个空缺在那里肯定会被后来人发现的。是了,这笔洗有些大,难避过旁人耳目。”

两人没理会其后面半截言语。

钟朗已小心地将手伸进笔洗的水里,轻易就将那朵紫玉雕成的虞美人取了出来。

萧瑜屏声凝气,生怕其间出现什么意外,她的小命就葬送于此处。却见钟朗安然无恙地将玉佩拿到手,讶道:“是暖玉。”

话音未落,那笔洗突然一声清响,四分五裂,里面的水顺着桌案流到地上。

花玥冷静道:“快走!”

三人疾步离开耳室。只听身后传来机关转动的响声,不一会儿归于静寂,再回头看时,里面其余东西依旧,只桌上的笔洗消失了,半丝水渍也没留下。

“真神奇。”萧瑜道,随即叹了口气。在此之前,她可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来盗墓。

“事关重大,这玉佩不能让其他任何人知晓。”钟朗道。

花玥转过头来,好看的薄唇抿起一个弧度,似笑非笑:“没错。”

“难道你两人想杀人灭口?”萧瑜愣了一下,后退两步,心顿时悬了起来,只觉欲哭无泪。

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钟朗的意思不过是让萧瑜不要将此事说出去,只是花玥似乎很喜欢逗弄她。他淡淡道:“怎么会。”

萧瑜才稍微安心,却仍是懊悔得无以复加。合伙盗墓真的太可怕了,不仅墓室阴森可怖到处是机关,而且还要担心同伴得手后翻脸起杀心,她当初怎么就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呢?

“不过你若说出去……”钟朗接着道。

“绝对不会!”萧瑜立刻保证道。

花玥心中有些好笑,他没再去墓室其余的地方,接过玉佩放在袖袋里,往外走去。

萧瑜想了想,还是拿出一个锦囊递给花玥,道:“用这个把玉佩装起来会妥当些。”

花玥点头,接过也没多问,直接把玉佩装进去放好。

倒让萧瑜有些错愕,但也没多说,感觉刺破的指头还有些胀痛,她不由放进口中咬了一下。

花玥一点儿也不怜香惜玉,实在太过分了!

旁边钟朗取出些干粮。

距离进来之时已过去了近三个时辰,尽管萧瑜又累又饿,但处在这样的鬼地方里,实在毫无食欲。最后还是出于体力的考虑,勉强就着清水吃了半块面饼。

“有人来了。”

花玥突然偏头细听,随即拉两人离开。来时的墓门已经被巨石板挡住,不过这古墓并非只有一条墓道,花玥带了几人从别的路出去。

回去的道路依旧和之前的一样艰难曲折,萧瑜是弄不清楚方向的,只管依言而行,虽仍害怕,但已有些麻木了。

进去时刚入夜,此刻出来依旧是星斗漫天,只觉热浪袭人,夜风吹过,才凉爽了丝毫。

守在墓道口的官兵并没有发现几人。

萧瑜深吸了一口外面暖热的空气,又略微伸展了一下手脚,感觉是从未有过的神清气爽畅快舒适,连天地都变得格外的辽阔动人。

周围漆黑一片,只有山上燃的火把,映得人脸红彤彤的,萧瑜轻声问:“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将近寅时。”钟朗朝天上望了一眼,道。

那就是快五更天了。萧瑜默默点头。

山下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三匹马,应该是钟朗和花玥事先准备好的。萧瑜久未骑马,有些生疏,但不久便驾轻就熟,很享受纵马疾驰的乐趣。花玥虽双目不便,但有钟朗在旁照应,也骑得挺快。

如今小暑才过不久,天亮得早。几人下山不久东方就开始发白,回到钟朗那位朋友家太阳都升起来了。

那人给萧瑜备了很厚的谢礼。

三人用过早饭,才赶回将军巷。

肖佩一直焦急等候,见萧瑜安然无恙,只是脸色不佳眼底有些发青,应该是没休息好,这才放下心来。

萧瑜浑身脱力,十分困乏,回家沐浴后胡乱扒了几口肖佩准备的饭菜就倒头大睡,直到午饭时才醒来,还是觉得身体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

“晚上去做贼太辛苦了,尤其是盗墓贼。”萧瑜慢腾腾地从床上爬起来,心中暗想。

肖佩特意做了浓稠的梗米粥和冬瓜黄豆排骨汤及几样清淡小菜。萧瑜实在累极,便趁机说昨夜解毒颇费心力,须得好好休养几日。肖佩自然心疼,吩咐下人无大事不要去烦扰她。

萧瑜就过起了极为清静的日子,只是看下毒谱,逗弄一下雪团,又有肖佩精心搭配的饮食调养,很快就恢复过来。

这日萧瑜经过厅堂,却听到肖玉成和郝俊在说什么盗墓贼。她想到那块从古墓中拿走的玉佩,有些心虚,就走了进去。

“在说什么呢?”萧瑜问,在旁边坐下。

郝俊和肖玉成听说了其深夜前去给钟朗好友解毒后状态欠佳,此时见到忙站起来,问:“身子好点了吗?”

“不过是有些劳心,休息了这么几日早好了。再不出来走动一下我怕发霉。”萧瑜笑道,“刚才听到你二人说盗墓贼?那是怎么回事?”

郝俊想起那日萧瑜回来之后神情恍惚,后来肖佩还求神祷告,怕此事说了会吓到她,欲言又止

萧瑜见此心下微惊,难道几人进入古墓取走玉佩之事真被发现了?

北京大学口腔医院第二门诊部怎么样
北京心理咨询科医院哪家好
北京治疗卵巢炎方法
吉林癫痫病医院
福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