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百味】】无需辩护的羞耻(作品赏析)

通讯
来源: 作者: 2019-10-11 16:37:49

我喜欢施茂盛的诗歌,喜欢他的沉稳和深邃,喜欢他关注万物与擦拭内心的凝神与细腻。他的语言有古代器皿的质地,散发着瓷器的光泽,古雅而不陈腐,温润而不油腻。他的节奏是舒缓的,但并不滞涩,而是错落有致,收放自如;他的结构是匀称的,但没有匠气,而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然而,阅读施茂盛却不是件轻松的事,对我来说,他的语言是舒服的,结构是舒服的,节奏也是舒服的,但诗歌表达的主题与精神向度,理解起来却没有这么舒服。他的诗不晦涩,但不容易读懂、读透。因为,他的诗歌是发散的,而这种发散也不是向外扩散,而是向内延伸。比如这首《无题》。

“无题”诗不好写,更不好解读。在古典诗歌的语境下,“无题”一出现,便会有诸多的解读公案,说不清道不明。但这并不影响“好事者”对它的沉迷与追逐。它犹如一座迷宫,吸引你,一步步摸索那最后的出口。当然,对于读者而言,阅读与感受是一回事,真正理解是另一回事,这两种状态并不冲突。正如小时候读诗,迷恋的是那种抑扬顿挫的声调,喜欢的是那种平平仄仄的节奏,意义倒还在其次。有了这种心理准备,读施茂盛这首《无题》,便有了充分的理由。我读,但不负责与诗人对话的契合程度与精神同步,我只负责梳理这些分行文字在我内心引起的波动,以及我顺着这些文字能够抵达的精神疆域。

“晚来香”,“晚来的秋日”,“晚来的灰尘”与“晚来的隐喻”,在诗人笔下,这些晚来的事物从具体到抽象,从形象到意义,这个过程似乎没有一点刻意,而是那样的顺理成章。因为,诗人抓住了这些物象与词语相通的地方,那就是,“晚来的”不仅可以更加从容,更加完整,更加细致,而且极有可能更加苦涩,更加暧昧,更加残缺。这是一种具有戏剧性的命运,是一种带有悲意的人生况味。晚来的花香和晚来的秋日,可能会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而晚到的人和晚到的词语,则有可能就是一种尴尬与无所适从。

诗人写“晚来香”和“晚来的秋日”,写出了晚来事物的美好,它们可以“不像一件件晚礼服在化装舞会上出现了纰漏”,它们可以让“晚来的狐狸夜里看见了滴水的月亮”,这是对对时光匆匆的一种补偿,是对自然明暗的一种平衡。唯有此,清风圆月才有了让人留恋,落花流水才让人惆怅。对于人生人言,晚来的欢喜与怅然一样,“那些物体灰蒙蒙的外观,留下了尘世最苦涩的部分”,晚来的灰尘蒙上旧日的灰尘,它并没有改变灰尘的暗淡,只是让灰尘之下的时光更加暗淡。面对这样的重叠,诗人的内心也似乎落满灰尘,从而感受到尘世的重量与人生的局促,于是,苦涩弥漫心间。我们可以想见,此时的诗人多么渴望借助一个词语擦亮当下。然而,在打量与选择词语的同时,词语虽然出现,但词语的隐喻之意并未与心境并行,而是慢了一拍,而这一慢,不仅“把先前的词语压得无法翻转”,更让原本精确的隐喻也变成了多余的存在,一如李商隐的“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那种迷失与怅然。

仿佛置身于无边的旷野,错过的已然错过,失去的已然失去,只剩下犹如“雪中的黑豆”一样的晚死的麻雀,和灰尘一样的苦涩。诗人发现:“总有些东西会来得要晚,比我们说出的要晚”,“苦涩是早晚的事,不多也不少”,“锃亮的面孔是后来的”。万物如此,人生如此,我们的心境又何尝不如是。在得失之间,寻找一种平衡,是生命最大的命题。诗人洞悉了这个被时间掩埋的秘密,他看到了时光的明暗交错,看到了人生的无端错位,也看到了生命中相互打开又互相抵消的完整与残缺。所以,当诗人喃喃地说出“晚年的羞耻,沉默的老人已经来不及为它们辩护”时,那不是最后的绝望,而是最终的释然。晚到的是宿命,晚年的羞耻是宿命的一部分,来不及辩护,是现实,不需要辩护也是现实。我是晚到的,在即将到来的时间里,那些先我之前到的,也是晚到的,所有的辩护都没有充分的理由。在时间的轨迹里,没有先锋,只有追随者。

读施茂盛的阅读体验是双重的,一方面,我沉迷于他诗歌语言与节奏独特的味道;另一方面,又不时为不能准确体会诗人的意图而怅然。犹如进入一片词语的密林,一方面是诱人的鸟语花香,一方面又是无法预见的幽径,在所见与可能之间,我别无选择,只有顺着感觉走下去,时而情不自禁,时而茫然无助,时而又浑然忘我。

附:

无题

施茂盛

晚来香比所有白天的花香来得要晚,要迟

它们可不像一件件晚礼服在化装舞会上出现了纰漏

窗外,黄杨树的枯叶永远比你想象的落得要晚

晚来的秋日才好,晚来的狐狸夜里看见了滴水的月亮

晚来的灰落在了先前的灰上,尘埃又厚了一些

那些物体灰蒙蒙的外观,留下了尘世最苦涩的部分

晚来的隐喻也很苦涩,把先前的词语压得无法翻转

很快,在豆荚爆裂之日,你会目睹到一场大雪封门

农舍出现在大风之下,飞越天空的鸟摔了下来

死得晚的麻雀也得死,缩成一小团,如雪中的黑豆

总有些东西会来得要晚,比我们说出的要晚

苦涩是早晚的事,不多也不少,它们像是灰尘

落在了该落的地方。锃亮的面孔是后来的

晚年的羞耻,沉默的老人已经来不及为它们辩护

共 198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读诗,是一种志趣;读懂诗,是一种境界;读懂诗人,更是一种心境。在施茂盛的诗里,作者读到了人生的明暗和尘世的轻重,宿命里的得得失失都只不过是华衣一件。作者说施茂盛的语言古典而不陈腐,温润而不腻,这样古典而又夹带着几分清新的诗是很受人们欢迎的,大家都喜欢读这样的诗,但真正读懂这种诗的人却是少之又少,蕴含在轻快的诗句中的情感往往往是难以推测的,那些隐藏在字里行间的感情需要读者的思考和反省。作者却用自己的话来解读了自己眼中施茂盛的《无题》,深刻透彻,让读者深深陶醉在施茂盛的《无题》中,难以自拔!推荐共赏!【编辑:魂断蓝桥】

沧州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丽水治疗白癜风医院
渭南治疗睾丸炎费用
沧州治疗阴道炎方法
拉萨白斑疯医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