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凌云霸主 第一卷:艳遇人生 第一百五十五章 刚烈女儿心

VR
来源: 作者: 2019-10-11 15:58:42

凌云霸主 第一卷:艳遇人生 第一百五十五章 刚烈女儿心

“铿!”

刀锋未曾入体,却传来一声宛如金铁交击的轻鸣。

这腹部一刀,是女人含恨而发,力道不可xiǎo觑,猝不及防之下的叶无双甚至都被捅的倒退三步,不过也清醒了过来,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女人。

打死他也没想到,女人居然会将刀子捅向他!

却见,柳馨彤满脸憎恶的盯着他,恨声道:“你这个*贼,携恩图报,居然欲辱我!今日,本想杀你于着坟前,用你的鲜血洗去我的耻辱,这样……就算我到下面去见我丈夫时,也能有个交代了。”

“想不到……”

説到这里,柳馨彤苦笑起来,手中银亮的匕首无力掉落在地,这个人如同抽干了全身力气一般,忽然伏在墓碑前,低声抽泣了起来,喃喃自语道:“无双,彤姐无能,不能把坏彤姐清白的人手刃于你坟前……”

説着,她忽然摸起了地上的匕首,竟是狠狠朝着自己腹部刺去!

一直都注意这女人动态的叶无双哪里会让他得逞,当即冲过去,一把将其手里的匕首夺下,再看柳馨彤时,脸上尽是浓浓的愧意,眼里也没有了从前那一丝冷漠,反而柔情万千……

一切,到现在难道还不够清楚么?!

原来,彤姐口中的那位丈夫,就是自己啊!

这一座衣冠冢,还不足以证明女人的痴情和等待么?!

当年之誓,从来都有效,如果非要説不对的话,那就是他叶无双的不对,要不是他刚愎自用,妄自揣测,怎么可能会有今天之事?

叶无双説话的时候,甚至就连脑袋都垂着……他,没脸看这个女子!

没错,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叶无双,这份感情里,真正不坚定的,正是他自己啊!

倘若,那日花店中,自己没有自以为是的妄自猜测,而是堂堂正正的站出来见上女人一面,又何至于此?!

倘若,在去日本的时候,自己没有自欺欺人的在脸上贴上那么一层膜,可能一切早已经真相大白!

这一切説到底,就是自己不信任眼前这个女子,难道不是么?

很残酷的事实,但却不得不承认。

叶无双在苦笑,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柳馨彤,这是一个刚烈到极致的女子,将所有的忠诚和柔情都给了自己,从来都没有变过,而自己……却对她产生了怀疑,这让叶无双怎能不羞愧?!

想想在日本那天晚上发生的那diǎn儿事情,叶无双心中愧意更浓!八年了……这个让人心疼的女人本身就活的很苦,却又发生了那样一件事情……简直就是彻底绝了这个刚烈到极致的女子的生路啊!

説到底,还是他叶无双负了这个女子……

“噗通”

叶无双跪下了,不跪天、不跪地、不跪神魔的他,跪在了一个女人面前,于这个女人来説,他有罪!比起这个女人为他付出的来説,一跪,算不得什么!

八年来,这个女人承担了多少?叶无双不知道,但他明白一个单身女人,尤其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单身女人,在这个社会里生存有多么艰难!

这个女人,当得起他这一跪!

叶无双垂着头,他是真的不敢抬起头看看那个伏在墓碑上洒落清泪的女人,女人眼中淌落的每一颗泪珠,都是一段辛酸,低声道:“彤姐,是我对不起你,这一刀,你捅的对!”

柳馨彤看了他一眼,冷冷道:“不要叫我彤姐,你不配!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这么叫我。”

説着,转过了头,只是痴痴的望着那座堆在苍天高山之间的坟茔,伸出纤手轻轻抚摸着一抔抔的黄土,凄然的笑着,这座不是很高的土堆下,葬着一口空棺,棺里放着的,是少年留在她那里的一些旧衣,以及少年用他那并不是很多的工资给她买来的一件件算不得很贵的礼物……

这些,全都被她葬了进去,她不需要这些东西了,因为无需睹物,少年的音容笑貌始终都盘桓于她的脑海,永远无法忘却。

坟堆,是她用那双纤细的手掬起一抔抔的土堆起来的,葬掉了少年的一世枯荣,于她而言,她只留下了怀念和记忆,在过往的一幕幕美好中守望一生。

叶无双没有起来,也没有因为女人的态度而转身离去,眸光很柔和,轻声説道:“我欠你的,就算是你杀了我都不为过,若你真想杀我,就朝着我腰椎骨的第二块和第三块之间刺上一刀,那样……可得解脱!”

柳馨彤“嗖”的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手执利刃,盯着叶无双看了许久,才黯然一叹,淡淡道:“滚,永远的滚!这个地方,就不该带你来,你的血,只会玷污我丈夫的坟茔,他一生忠勇,不是你这卑鄙龌龊的xiǎo人所能玷污的!”

心已死,继续盘桓在这人世间又有什么用呢?连带着自己的生命和爱情,永远的葬入这衣冠冢里,或许能得到永恒吧?!反正……这条生命本该在八年前就结束了,固执的在这世上流连了这么久,也该走到尽头了!

柳馨彤抬眸望着白云飘摇的苍天,忽然笑了,低声呢喃道:“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无双,这是你当年告诉彤姐的,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的承诺?时过八年……你还在奈何桥上苦守吗?别担心彤姐会失约,彤姐就来,不会太久的……”

望着有些神神叨叨的女人,叶无双却没有起身,在女人震惊的目光中,从脸上缓缓接下一层皮……一diǎn一diǎn的撕扯,就像心防,一diǎndiǎn撕去……

最后,叶无双从眼里摸出两片透明的薄片,丢在一旁……

顿时,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出现在了空气中,刚毅、也很年轻,岁月没有在上面留下什么痕迹,但不知道为什么,这张脸总是给人一种饱经风霜的感觉。那一双黑眸,漆黑的深邃,此刻却跳动着柔情,静静凝望的着近在咫尺的女人。

熟悉的容颜,熟悉的感觉,甚至就连嘴角那一抹自嘲的笑,都与八年前那个晚上,少年离去时自嘲的苦笑一模一样……

八年已过,沧海桑田,曾经的那个少年已经长大,看来有些瘦削的背也变得雄壮,成了一个dǐng天立地的大男人……

变化虽然大,可柳馨彤还是一眼认了出来!

登时,女人如遭雷击一般,“蹬蹬瞪”向后退了数步,俏脸苍白的可怕,没有一丝半diǎn儿血色,纤手轻捂已经被她咬出血的红唇,眸中写满了震惊……

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这个混蛋,怎么可能是无双呢?如果他真的是无双,又怎么可能一连八年都没来见他的彤姐呢?如果他真的是无双,又怎么可能那么冷漠的对待自己呢?!

柳馨彤在颤抖,一颗芳心,在欣喜,也在滴血……她很想坚强的笑,可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却是忍不住涌出,洗去淡淡的妆容,染花了如玉般的容颜。

欣喜中带着酸楚,希望中带着失望……

她认得出,这个男人就是她的无双。可他……为什么要如此对待自己?

叶无双垂着脑袋,他不敢抬头看女人的脸,他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伤到了女人,他害怕看到女人心碎的眼神,只是垂着头低声道:“彤姐,我没死,回来见你了……”

“啪!”

话还没説完,一记响亮的耳光就抽在了他脸上,火辣辣的,不是疼,是羞愧。

叶无双终于鼓着勇气抬起了头,一见那张梦中徘徊八年的容颜,竟是痴了。

女子在哭,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却死死的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甚至连渗出的diǎndiǎn殷红都没有察觉,那只挥出耳光的纤手

,颤抖的厉害……

或许,知道男人就是她的无双后,那一巴掌打出去,她自己更疼吧。

(嗯,去吃饭去了,很快的,,嘿嘿……那个花花什么的甩起来吧?哈哈。)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的电话是什么号
大庆皮肤病医院乘车路线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
大庆皮肤病医院价格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咨询电话多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