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怒剑龙吟 第一千零五十章 故识人非

VR
来源: 作者: 2019-11-07 22:15:30

怒剑龙吟 第一千零五十章 故识人非

第一回来的人是洛熏,对此风道早有预料,纵使她晚出发,目的地也是距离远的,但是同样能够返程。[看本章节请到800]--不过即使如此,那也已经是三天后了。

一身令人生畏的紫红‘色’大氅如旧,没有丝毫的损毁,除去眉宇间隐约可以望见一丝淡淡的疲惫外,她的身上看不出任何变化。

也需去过问究竟发生了什么,风道心中很清楚,在这中域里能够伤到洛熏的人物寥寥几。现在,也许风韧的实力已经比她强上少许了,但是如若真要打一场,不死不休的那种搏命之战,谁胜谁负很难说。

他们两个人,都是打起来不要命的角‘色’,狠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生死‘交’锋中气势一输,稍有犹豫那边是真正的‘阴’阳相隔。只是,论风韧还是洛熏,在这一点从未输过。

其中,风韧的原因风道自然清楚,他心中想要守护的人太多,命中归宿让他所向披靡。

只是至于洛熏,却是根本不知晓她究竟为何而战。若是天生嗜杀残忍,可平时不经意间总是偶尔流‘露’出一抹藏在表面冰冷之下的温柔……以及,时常望着夜空哀痛的悲伤。

对于她的秘密,风道确实心中好奇,但是也没有去问过。就好像那天夜里,她独自一人月下独酌,结果被他遇上,一时涌起勇气上去搭话,也没问她到底是为什么,只说陪她喝酒。然而,没想到那酒会那么烈。

当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二人竟是不着丝缕抱着睡在一起,在洛熏的房间里。那次,他真的以为自己恐怕要活到尽头了,谁知对方却是不以为意,只是冷着脸警告他不许说出去。

离开之前,风道偷偷瞥了眼,顿时心中一惊,洁白的‘床’单上竟然有着一抹刺眼的妖‘艳’嫣红。但是对方没多说什么,他自然也不敢多言。这种‘女’人,断然不是那种要了她身子就要么娶她要么去死的喋喋不休之人。

此后,洛熏对他的态度似乎好了些,却大部分时候还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不过风道自己心里明白,在他那玩世不恭、随心所‘欲’之中,似乎多了些什么必须担当之物。那种感觉,好像是从认识风韧这次苏醒以来头一次。

看着主控室中气氛不对的样子,刚刚回来的洛熏沉声说道:“出问题了是吗?当我想回来的时候,却发现传送的法阵法使用了。第一时间没猜错的话,其他人也应该如此。”

“不错,除你外,别的派出去的人都没回来。糟糕的是,折剑城被墓牢偷袭了,而万铸城今天下午传给我的讯息是……姜渊也失去了联络。章节文阅读”风道奈一叹,手指一直敲着座椅扶手:“风韧那小子现在也在昏‘迷’中,整个湮世阁现在能够动用的战力,已是十分有限了。可怕的是,我们根本不知道墓牢的动如何,他们究竟在打算做什么?”

洛熏沉思道:“别人的不知道如何,我去的那个据点显然被放弃了,许多重要物品文件不是被带走就已经销毁。我所能找到的只有十几个根本接触不到核心的小喽啰,问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从那个据点的规格上来看,断然不是几天内就可以收拾完的。”

点了点头,风道合上双眼回道:“我都想到了。并非我们这次行动被对方天提前知晓,而是我们动作慢了,被他们的行动抢先了一步。现在的我们,太被动了……”

洛熏接下去说道:“目前稳妥的办法应该是让皇龙殿返回万铸城,而不是继续停留在这里,目标太大,防御力量又不足。况且,万铸城虽有足以匹敌数十名道级强者的防御力量,但那终究不是人力。没有足够数量实力一流的强者坐镇,很不安。一旦失陷,我们就被动了。”

“我们走了的话,那些还没回来的人怎么办?”风道一叹,他自然也不是没有那么想过,只是第一时间否决了。多章节请到。

“他们的死活,与我何干?”洛熏冷冷一哼,转身离去,在走出主控室的那一刹那,双眼中隐隐闪过一丝莫名。

风道知道她是回去休息了,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随口问道:“夏翼,风韧那边的情况怎么了?”

本在打瞌睡的夏翼顿时惊醒,瞥了几眼后回道:“没动静。你也知道,我们这里能够看到的监视只有走廊,没法落到房间里面,也是当初为了注重**而设置的。除非,他们主动联系。”

“算了,你们这边盯着些,我自己去看看。想休息可以,毕竟这几天大家都很累了。多章节请到。但是,至少要保证同一时间里有三个人同时还在工作。”

嘱咐完后,风道也是起身离去,方向自然只有风韧的房间。

算时间,以这种伤势,他差不多该醒了。

……

皇龙殿外侧,运行中监视系统的少有死角,洛熏独自一人来到了回廊边缘,望着远处云层翻滚的天际,幽幽一叹。

“怎么了,难不成你还没想好?”

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却是未曾见到有人现形。

“不许伤他,我也不会为你杀人的。别的,我都可以答应你。”洛熏一哼,眼中却多少还有些犹豫。

在她身侧,虚空中隐隐泛起几丝涟漪,似乎正好是一个人形轮廓。第一时间

“哼,又动心了?上一次,还是当初我们分开的那回吧?你难道还没有得到足够的教训吗?”

“我的事,不需要你在这里指指点点!”

洛熏沉声一喝,抬手间右臂一颤,一抹寒光瞬间从袖中滑出,斩裂身侧的朦胧虚影。

然而,破碎的虚影却是绕到了她左侧重凝聚为人形,摇头笑道:“也罢,你好自为之吧。记住我们之间的‘交’易。若是违反,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只是他……你应该知道我的手段!”

“够了!”

又是一抹森冷剑光跃动,这一次被斩裂的虚影彻底消散风中,洛熏小口喘着气,一对柳眉微微皱起。

也直到这时,她才诧异发现被自己握在手中的剑竟然不是惯用的星瀑

,而是姜虺临终前托付给她的茗芳。

“这是……天意吗?不,我从来都不相信命运,只信自己!”

……

来到风韧的房间‘门’口,风道正‘欲’敲‘门’的手刚刚抬起,却是看到房‘门’自己打开了,一道身影顺势便要出来,只是突然间看到他站在‘门’口,随即一愣。

紧接着,一抹劲风呼啸击出。

嘭!

抬手一挡,风道看似轻而易举按住了对方相对娇小的拳头,却也是嘴角微微一翘,身形下意识后退了半步,不由哼道:“力气还真不小。”

话音落时,他手腕一扭,掌间骤然凝聚出一股柔和的劲力震动一放,瞬间将出拳之人击退回房间中,又没有对她造成任何实质‘性’伤害。多章节请到。

只见那道身影连连后退,后站不稳后仰一倒,娇躯正好撞在了迎上来的风韧怀中,顺势便被抱住。

“放手!”

‘女’子一声娇喝,右臂抡起肘部后击,正中风韧‘胸’膛,立即挣脱开,只可惜还‘欲’继续离开之时,却是发现风道已经踏入房间中将‘门’合上,双臂环‘胸’靠在房‘门’上,看戏似的打量着她。

而后,风道目光又回到了被一击震退面‘露’痛楚之‘色’的风韧脸上,戏虐笑道:“怎么回事,才刚刚重逢,又闹矛盾了?”

‘胸’膛的疼痛还在继续,风韧摇晃着站起身来,望着那一脸愠‘色’的熟悉‘女’子,奈说道:“准确的说,重逢的人和我想的不一样。第一时间看来,姜渊给的那玩意有用是有用,只是不彻底。”

闻言,风道意识到了什么,看着眼前的“霍晓璇”,沉声说道:“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就是那位雪夜泪吧?”

“不错。我若是没记错的话,你似乎叫风道,之前我的击杀目标之一。”雪夜泪冷冷回道,也是不再有所动作。

“看样子,你被墓牢控制的那段时间的记忆,很好的保存了。”风道顿时来了些兴趣,急忙问道:“那么,你也应该能够了解到不少他们的秘密吧?”

对此,雪夜泪一哼:“就算知道,又为什么要告诉你?手下败将。”

风道眼中闪过一丝不悦,回道:“你……若不是我当时在你身上感觉到了霍晓璇的气息,才手下留情的,一时走神才被你所伤。否则,你早就死在我手上了!”

“好了,道哥你先出去吧,还是我来陪她好好聊聊。当然,别走远。”

风韧挥了挥手,同时目光又是一斜,落在了站在一旁不知该如何‘插’话的顾雅音身上:“音姐你也先出去吧,我要和她单独聊聊。”

“嗯。”顾雅音没有多说任何话,只是樱‘唇’微微一张一合,从口型上看,风韧读出了她的意思。

加油。

“我在外面守着,若是有什么动静,都会进来的。”说这话时,风道瞥了雪夜泪一眼。实际的吩咐对象是谁,一目了然。

终于,屋内只剩两人,风韧捂着‘胸’膛重坐回到‘床’上,看着依旧一脸冰冷的雪夜泪,奈笑道:“好歹我们两个之前也相识一场,同生共死过,何必如此冷漠?这一次,若不是我出手,你依旧在墓牢手中,被他们所控制。”

“控制?那样也好,至少不用去想多余的事情。说不准,真的一时狠下心来,杀了你。”雪夜泪又是一哼,随手‘抽’过一张椅子坐下。

“若是真的要下手,之前的冷血妖姬有很多机会可以杀我,只是她都放弃了。准确的说,应该是你潜意识中的情绪在影响吧?你,并不想杀我。当然,晓璇她不可能。”风韧摇了摇头,又沉声问道:“我很好奇,你和晓璇之间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关系?能不能……自行换回来?”

闻言,雪夜泪突然一笑,笑容中有着几丝妩媚,也带着一抹戏虐:“当然可以。只是有一个条件。”

心中一凛,风韧能够隐隐感觉到那个条件断然不是什么好事,却依旧开口:“说。”

“很简单,我要你亲手杀了风轻柔。”

贵阳治疗卵巢炎方法
贵阳专科治疗癫痫的医院
泗洪县人民医院
阳泉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宁波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