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冥筵第一章众生不安生第七节

VR
来源: 作者: 2020-01-24 06:08:15

冥筵 第一章:众生不安生(第七节)

方柏林做了个ok的手势。

“下面大家都听我的:第一、把走廊和室内所有灯打开。第二、赶紧关闭所有门窗。第三、大家站在原地不要乱走,尤其是外面的左邻右里。”方柏林说完看了看大家。

“让保安通知管理处,所有的电梯都停在这一层,暂时只供我们使用,任何人暂时不要进出这栋大厦,快!”方柏林对孙铭宇说。

“好好,照办。”孙铭宇赶紧吩咐下去。

这时候窗外面,传来猛烈的敲击声‘啪啪啪’敲得玻璃微微颤抖起来。

“怎么这么多?”钟黔东不解地问方柏林。

“那要谢谢你老人家,本来‘天狗食日’就是阿修罗道的众鬼离巢,当天就不适宜驱鬼,你老人家倒好,既驱鬼又念‘招魂咒’本来没那么多的,现在排着队来找你了。哼!”方柏林冷笑一声。

“啊,怎么办?”钟黔东脸上一抽。

“你带来几个弟子?”方柏林正色地看着他。

“四个”钟黔东嘴唇在打哆嗦。

“都叫过来吧,我有安排。”方柏林暂时懒得去追究什么。

几个弟子也是吓得魂魄不齐。

“大家听清楚了,今天是‘天狗食日’也叫‘众鬼离巢’。是阿修罗鬼门关大开,众冤魂上人间的时候,但大家不要怕,天狗食日快则一个小时,慢则五六个小时就过去了,‘天狗食日’一过,太阳就出来,我们就没事了。待会儿,钟师傅带两个弟子把守楼下四个电梯,只要电梯门一开,你们就用红线编织的‘乾坤’把所有邪灵都住,用‘五雷咒’符封住,知道吗?我和另外的弟子在这层把守。大家不要怕,有钟师傅和我在。”方柏林调兵遣将。

“老钟,你这次玩大了,你知道吗?看在都是道门中人,我替你兜着点,你要做回台好戏给人家看啊,懂吗?”方柏林在钟黔东耳边轻轻说,拍了拍他的肩膀。

钟黔东何尝不知是方柏林替他挽回面子,感激地连连点点头,带了两个弟子下去了。

待钟黔东离开了,方柏林招呼那两个弟子过来“我让你们看点东西。”说毕右手成剑指,嘴里念《追魂现形咒》,剑指一点,顿时看到整栋大厦外围幕墙被一团团的白烟、黑烟笼罩着,此时的大厦像个蜂窝似的,这些烟雾不时撞击着玻璃窗,两弟子何曾见过这种场面,当即面有怂色。

“让你们看,就是让你们知道我们现在的处境...这是你师父做的好事啊...怎么有黑白两种颜色?一般都是白色的……”方柏林沉吟着。

“啊”围观的众人面面相觑,张姐和李姐一味念“阿弥陀佛”,纷纷后悔跟了上来凑热闹。

“先生先生”一个女佣从后面赶了过来。

“什么事?”孙铭宇心扑通扑通。

“小姐小姐…..她说肚子饿,想吃东西。”女佣一脸兴奋。

“那你去紧弄吃的去,吓死我。”孙铭宇上气不接下气艰难地说完这段话后,眉宇间立现欢颜,女儿整整一周没吃东西了。

方柏林拿着绕着落地玻璃照了个遍,边走边在想刚刚那个鬼说的话,它说回不去了,当初就不应该听那个老家伙的话,是什么意思?还有那穿绿衣服的小孩跑去哪了?必须找到他,灭掉他。脑内一时纷纷扰扰,毫无头绪。

那些白烟和黑烟被照过后纷纷离开玻璃,可不一会儿又围绕上来。

想着想着来到了孙铭宇的书房,一抬头看到了在靠墙角落边有一张供桌,上面供着一瓶东西,周边放着一些小朋友的玩具,糖果。

“孙先生,请过来一下。”方柏林向孙铭宇招招手。

“孙先生,这个东西放了多久了?”方柏林指了指那瓶东西。

“放了二十多年了,你知道我们生意人,家里都供着个招财童子…….”孙铭宇搓着手一脸不好意思。

“它可不是什么招财童子,你这是养小鬼,要知道有一天等你老了,不再答应它的要求或者稍一照顾疏忽,不遂他意,它就会要你的命。说出来你别怕,刚刚进来的时候,我就看到一个穿绿衣服的小孩骑在你肩膀上,是他拍了你头上的那把火,你才跌倒的。这一次你女儿被邪灵入体,或多或少跟它也有关系。为了自己和家人着想,扔掉这个东西吧,不要再养了。”方柏林指着供桌,严肃地看着孙铭宇。

“绿衣服的小孩?还真是他啊。”孙铭宇倒吸一口冷气。

“这几个月……我这几个月就想扔掉它的,可一说到扔他,晚上就老是做梦,梦到一个穿绿衣服的小孩跪在地上向我痛哭,我心一软就.......”孙铭宇脸上似有不舍。

“光扔掉没用,你喂过他喝你的血,彼此间心灵有感应,光扔掉不行。我先把它封起来,等会叫钟师傅把它送走。”方柏林左右手中指食指曲起,对着那瓶东西捏了个手印,默念《太乙三生解怨妙经》。不一会,瓶子里的水开始起泡……

“孩子,这二十年我利用你帮我赚了不少钱,你也在我几次危难的时候帮我脱险,这些我内心非常感谢,可是……女儿晓怡是我的心肝宝贝,这次看到她受这个难,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孩子,我会一直记着你的好,我会在家里安装你的牌位,日夜给你上香的,请你原谅我吧。”孙铭宇说到动情处不禁泪泛双眼。

瓶子里的泡泡越来越多……可以清晰地听到水泡的声音了。

“你给它上注香吧,然后离开这里,我要先收掉外面的那些怨灵。”方柏林说完走了出去。

“方律师快来看”其中一个弟子急急忙忙跑过来。

方柏林跟着弟子来到落地玻璃前,只见玻璃已经裂开一道细纹,外面的怨灵不停冲撞玻璃,似乎是非要冲进来不可。

“你拿着我的在整个屋子转一圈,尤其是落地玻璃的位置,知道吗?对了,尽快疏散外面的邻居,这里不安全。”方柏林吩咐那弟子。

“钟师傅,你楼下情况怎么样?没动静啊。那你盯着点,怎么会没事,你没看到玻璃窗外面的情况吗?就是啰,盯紧点,辛苦在后头呢。”方柏林边说边把弄着另一台。

刚刚收掉的三只鬼已经被锁在里面,当初他编造这套APP的时候就有想到,如果有一天自己真的出手,绝对就接受不了那种穿着道袍、摇着铃儿、背着个桃木剑拿着叠纸符的形象。根据时下的趋势,就有了这套APP的出现,可以说是创了道门中的先河,今天首次使用,感觉还不错,就是感觉威力没有纸符的大,好像只有纸符的八成。

奇怪了,照理说鬼魂都是白色的,那为什么会有黑色的呢?这栋大厦怎么会召集到这么多冤魂和邪灵?方柏林揉了揉太阳穴,轻轻敲着太阳穴。一时想不通干脆点击了其中一个二维码,就是刚刚说要鬼奸孙晓怡的那个。

“放我出去,你这个妖道。”色鬼在里上蹿下跳,摇牙切齿。

“再骂一个试试,我弄个‘五雷咒’轰你连烟都不冒。信不信?”方柏林哼了一声。

色鬼焉了,乖乖低头不语。

“我问你,为什么缠着孙晓怡和她家人?你是什么时候上她身的?”方柏林边说边看了看外面,大家都在紧张地看着外面的那些烟雾。

“那天孙晓怡到‘生机’公司面试,我就顺带上了她的身,至于为什么缠着她,难得找到一个安身的地方,住进去就不想出来了。如果跟她可以生个孩子就好了…..嘻嘻”色鬼淫笑两声。

“滚一边去,收起你那些肮脏的念头,我问你‘生机’公司里面的情况你熟悉吗?”方柏林沉吟着。

“还是知道一点。里面的老板叫何东杰,今年四十多岁了,表面上这是一家健康用品公司,实际是一家利用我们帮他赚钱。”

“怎么赚钱?”方柏林一头雾水。

“叫我们上其他人的身体,然后让家属焦急,这时候会有另外的机构去接触家属,提出可以帮忙驱鬼做法事借以收取高额酬劳,当然家属肯定不知道‘生机’公司和这些做法事的机构都是相互串通好的。”色鬼边说边轻轻摇摇头。

“那也不对啊,那些家属有可能有自己的渠道人脉,如果不找‘生机’指定的人,这岂不竹篮打水一场空?”方柏林边说边看了看表,天狗食日已经过去半小时了。

“会有这个可能啊,像这次就是了,他把你请来,几乎把我打得魂飞魄散。”色鬼脸上呈现惧色。

“那我问你,钟黔东是你们的托儿吗?”方柏林用指尖敲了敲屏幕。

“他不是,他是孙铭宇找来的,刚开始以为他好厉害,结果…..哼。”色鬼不屑地撇了撇嘴。

“你还知道什么是关于‘生机’公司内部的?”方柏林打断他的话。

“听说公司主要是研究药品为主,但旗下分公司很多,业务也很广泛,除了刚刚说得替人驱鬼,只要你肯出钱,帮你招魂、招小鬼上对手身体、拆散别人家庭……无所不为。听说只要你肯花大钱,带你去地府旅游都能办……尤其是,你给足钱,让女鬼过来陪你过夜都是小case。反正阳间能做的,我们公司都能做到,阳间办不到的我们同样可以办到。”色鬼拍了拍胸脯一脸得意。

“是吗?”方柏林觉得不可思议。

北京京都儿童检查要多少费用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地址
海南哪个医生治白癜风好
长治著名白癜风医院
郑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