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IT

安徽滁州推万人评科长 群众:别是“官场超女”

IT
来源: 作者: 2019-12-04 06:10:14

核心提示:据报道,评选活动期间,滁州市效能办前后数次对市直5 家单位1 8名科长进行明察暗访,还邀请包括投资者代表、个体经营户等万名群众代表参加。

从准备到选拔, 万人评科长 活动在安徽滁州进行了大半年时间。与十佳相比, 5名最差科长 更加惹人关注。 因为 最差科长 不仅要闭门思过,还要被免职! 据报道,评选活动期间,滁州市效能办前后数次对市直5 家单位1 8名科长进行明察暗访,还邀请包括投资者代表、个体经营户等万名群众代表参加。相关部门统计,共计发放科长民主测评表9000份,收回有效测评表近8000份,并按照得分高低排出前10名和倒数5名。 

在收获支持与赞扬之外,如此兴师动众的评选活动也引发了质疑:这样的评选是不是在作秀,标准是否科学,是否会误伤,是否能真正体现民意?

赞扬

当前治官尤需打丑

票选 最差科长 传递治官美丽信号,让人欣喜!过去,我们评选官员,总是选拔先进、选拔优秀,这样做,有一定的激励作用,但也有放纵作用,就是放纵了那些丑陋官员的畸形行为,让他们坐在岗位安乐窝里潇洒享受。现在,我们来一个票选 最差科长 。这样,就必然让那些有丑陋行为、有无耻举动、有虚伪行为的官员胆战心惊,就必然让他们从害怕上级转移到害怕下级,害怕普通老百姓,就必然让他们对工作逐渐认真,对百姓小心谨慎的尊重,总之,这样的评选,可以让官员真正地为人民服务起来,而不再是 做老爷 。

评选先进,是张扬正气,是鼓励先进,是激发优点,但也需鞭笞落后,这是压制邪气,这是制约丑陋,这是铲除缺陷,两者缺一不可。现在,我们的官场丑陋官员之所以越来越多,我认为,很大原因就是我们张扬正气尚可,压制邪气力度欠佳,这样,就必然导致丑陋者心怀侥幸,认为只要抓不出来,我就是好官。现在,来一个群众票选,抓不出你来,选出你来也不得了。

当前,我们的官场需要的不仅是学习榜样,更需要的是大张旗鼓地打击丑陋,或者说,我们的官场应该来一场扫丑风暴,只有这样,才能让我们的官场真正美起来。期盼这个工作能够普及开来,能够从票选 最差科长 到票选 最差处长 、 最差局长 等,只有这样,我们的官场风气才能彻底好转。(殷建光)

质疑

不科学可能误伤

滁州 最差科长 的评选结果究竟是不是老百姓期盼得到的?我们不妨从两个角度去看,其一是测评是否正当,其二是测评是否准确。

从正当性来讲,评价官员时引入民意、采用民主测评的方式,当然没有问题。可是,群众投票表达意愿可以,有关方面据此得出 最差科长 则不可以。这是因为,从制度的范畴看,依据法律,对公务员考评的结果只能是 优秀、称职、基本称职和不称职 ,而 最差 则远离这个范畴,它只关对比却不一定体现实质。

例如,拿5个全市最优秀的公务员来比较,也总会有一个是最差的。怎么能依据 最差 让其 闭门思过 乃至对其免职呢?更何况,民主制度从来都不可以辱及个人人格尊严,这是一个必须恪守的原则。 最差 这个标签,用作评价一个人的工作,势必羞辱个人,因此不能用制度的方式贴到某个人的头上。

此外,依据群众投票得出 最差 的结论,还有准确性的问题。一个科室、一个官员,其工作是否到位,是否令群众满意,这是群众看得到,也应该发表意见的。可是,一个科室、一个官员的工作为何不能令群众满意,却可能存在非常多的原因,比如群众的要求过高,比如该科室的历史欠账过多,比如该科室、该科长的工作受到其他因素影响而成绩不那么显著 这些情况很可能导致一个官员即使比前任努力得多、取得比前任更大的成就,却依然不能令群众满意。这个时候,民意的结果应该被看作一种期望、一种鞭策,而不是化作 最差 的大棒,游离于正常的称职与不称职的考评体系之外,对有关官员的前程起到某种关键作用。

当前,各地正在尽力完善公务员考评机制,引入民意正成为越来越多地方的尝试,这无疑是好事。不过, 评选最差科长 显然成为了其中一个特例,这样的测评走得太过极端 把民意测评简单化,在践行中没有考虑到科学性,没有正视严肃性,没有防备 误伤 的可能性,那么,这依然与民众的真正需求相去甚远。(李辉)

提醒

十佳科长别是 官场超女

用群众的测评决定官员的去留,乍看发扬了民主作风,其实拔高了滁州市 万人评科长 活动,还一并误读了民主。按道理说,市直机关的这1 8名科长都是事务型的公务员,他们干的好坏,自有一套评价体系,犯不着发起一场群众投票,让不了解的人决定这些科长的乌纱帽。退一步说,如果群众投票一试就灵,公务员绩效评估的那些条条框框岂不多余?

监察官员要动真格,可以发挥好媒体、人大乃至群众举报的作用,也可以用行政问责等现有制度,让不作为和腐败的官员无处遁形,这种监督效果比单纯的票选惩戒作用要大得多,效率高且成本低。明察暗访,再加上群众的票选,这种行动没有制度可循,也留下了人为操作的漏洞。甚至可以说 万人评科长 比的是科长们的公关能力,谁关系处得圆滑,露脸露得频繁,自身形象包装得好,谁就有可能得十佳,这显然违背了评选的初衷, 万人评科长 倒沦为公关能力的训练阵地。

万人签名 、 千人长跑 ,类似以 千 和 万 打头的公务活动,追求的是活动的声势,抢的也是眼球效应,难免有作秀的成分。票选 最差科长 ,测评了科长们的政绩,恐怕这场票选本身也成为了组织者的政绩 历时半年,参与者近万,群众基础如此广泛,票选结果还成了人事任免的依据。官员测评要的是实效二字,没有这两个字, 万人科长 免不了成为官场走秀,十佳科长也免不了成为 官场超女 ,而公关没搞好的 最差科长 只能暗自流泪了。(熊伟强)

建议

不如评 一把手

如果就 评选最差公务员 而言,滁州市并非第一个 吃螃蟹 ,去年山东安丘市便已开了先河,并对评出的年度最差公务员进行公开通报。但相较于安丘市,此次滁州的 最差科长 评选,无论在评选级别,还是对最差者的处置力度上,都上升了一个台阶。就此而言,滁州市所体现出来的魄力值得我们给予一点掌声。

但滁州市此次 最差科长 评选活动,同样难逃类似于安丘 最差公务员 评选所受到的质疑。比如,评选 最差科长 的执行标准何在?谁来评定?会不会误伤到老实人?会不会异化为领导给那些不合己意的人穿小鞋?又或者,如果5名 最差科长 当中,其中一个比其他四个都要出色,而如果受到的处罚也和他们一样,这岂不是有失公平?

其实,对公务员评优也好评差也罢,要避免上述质疑,不妨变换一下思路,即由现在这种自下而上的评选,改为自上而下。评选 最差公务员 不能老打一些芝麻小官的主意,评选对象首先应该从大领导开始。譬如滁州此次评选活动,不妨面向5 家市直单位的 一把手 ,甚至更高级别的领导进行评选 最差领导 。相较于评 最差科长 或 最差公务员 ,评 最差领导 也就排除了前面所说的种种弊端。一来人少,目标准确,群众的识别率也要高得多,因而可以避免评选的盲目性;二则,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反过来说,即便上梁 正 ,而下梁 歪 了,上梁至少也有管教不严的责任。更为重要的是,评选 最差领导 ,将领导曝晒于群众面前,对地方 一把手 一手遮天的权力起到约制和监督作用。基于此,拜托那些热衷于评最差公务员的组织部门,不要折腾基层公务员以及老百姓了。要评就不妨评个 最差领导 出来!(苗蛮子)

延伸

想到韩国公务员淘汰制

我们传统的做法一般都是评优评先进,目的在于让好的做得更好。滁州的做法是逆向思维,突然来了个 最差科长 的评选,创意之处还真是新鲜。笔者不禁想到了韩国首尔市政府发起的 %公务员淘汰制 。

最差科长 评选实际上与韩国的 淘汰制 是一样的,就是要在官员队伍中加强竞争和问责,使能者上、庸者下。其所带来的淘汰压力在客观上将有力促进干部队伍的公仆意识和忧患意识,增强其不断进取、创造最佳工作绩效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而且有利于激发其潜能,盘活公共部门人力资源存量,提高政府管理效率。(马广志)

 

 

艾玛和圣玛利亚哪个四维做的好
宝鸡市眉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山西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沈阳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长治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