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互联网

青帝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功赏(上)

互联网
来源: 作者: 2019-12-04 13:57:08

青帝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功赏(上)

十二月三十,隆冬腊月,又一年新年就要到了。

晨曦将透明的光线穿透天空幽暗冰雾,斜斜洒在炎宵大陆山林平野间,东都上空鹅毛大雪,城内街巷纵横,王宫、民居、工坊、商铺屋顶尽皆银装素裹,人口渐盛而气运辐辏,而城外林野雪漫,白色、赤色、黄色、青色军帐连绵成片,诸侯云集而龙气朝尊。

这里是整片大陆剩余炎火本源埋藏地,汉国新立偏都!

“开城门――”

城头上守门官拉长的喊声中,机械嘎嘎转动,将契印繁复法术灵纹钢铁大门一层层绞起……轰!吊桥亦放了下来。

“真繁盛啊,才半年不到……”守着开门时间入城的诸侯,在进城后掀起车厢窗帘,看着街道,神情都有些感慨。

虽说这繁荣是对这片大陆来说,与东荒和九州不能比喻,但和同在炎宵大陆的据点一比,就立刻显出分明。

相互遇见招呼一声,接连驶向城北汉王宫,更吃了一惊――纵九横九,这规模形制哪里是王宫?

都比得上皇宫了,只是宫城中轴系列主殿建筑高度没有簪越,算是给还在病榻上的老皇帝留了点面子……

老皇帝都没一年好活了,有面子没面子就那样,就不知道新一代蔡王对自己姐夫逾矩有什么想法。

现在晨光初升,大陆周边之处,弥漫冰雾阴魂鬼潮还相对严重,正午阳气大盛的吉时还没到,众人抵达王宫前广场,等候天使降落封赏还需要一段时间,便大致划分成一个个脉属,细处又是一个个小团体。

“难得打下一个大陆,匆匆只确定地盘……功赏都还没下来呢。”

“第一波随征诸侯算是吃到肉了,早知道我们也跟着上……”

“可不是!跟着汉王有肉吃,虽汉王总是吃最大,但总会留下些……”

随着汉国在地盘分配中占据五六成,就是十二州中中南部、南部七州归属权,近来已成为整片大陆的经济政治军事中心,就连本月月底预计战役总结大会都在这里召开,而不是过去传统黄脉主城位置。

对此颇有微词的黄脉目前偏居北方,恰是最适宜经济发展的沿海平原地区,因此前北路防守战中蔡国地面部队也牺牲不少,蔡安誉似乎要将收缩蓄力、厚积薄发战略进行到底,仅仅是呼吁一下不要轻忽防守大局……也就是他黄脉蔡国,但在这次跨海远征的攻击局面下,这话在外没有吸引力,只是在黄脉内部借着叶青而表示了一下大义……

当在叶青看来,小舅子此举聪明,不像乔山王那样蠢到当面,当姐夫的也只能视而不见,人家内部专门针对自己公共资源池设在那里,分配给识趣的蔡王,总比给伯岩王、远广王、乔山王那种要好,配合竖立一个很有转折意义的典型,以后敢明着刷的地仙估计考虑后也会效仿转暗,这种上下利益抉择产生分歧就很难再强转回来,中阳天仙估计会气死了……

赤脉偏居中北方气候较干燥的高原区,景庄按照来自后台辛琰仙子的指示,靠近黄脉区域紧密联系起来,但暗中又和汉国勾搭,让人搞不明白楚国的立场,白脉则和青脉对分中路的盆地地形,汉魏两国继续通过铁路相互大宗贸易。

各家都算得上有所获,但总体来说谁都知道青脉……更准确说是青脉汉国,才是此役的最大收获者,岂不闻天庭日前通报,汉王都晋升真格地仙了!

三十几岁的真格地仙,似乎还是开天辟地来第一位,虽大家都知道有暗面时光因素,也不得不承认叶青创下了记录。

任何成功者的成绩总是会被效仿者归因于某些确定因素,无论实情是否如此,有没有不可复制的偶然,都阻挡不了后来者的热情,期间汉王卸任主帅之位最受瞩目,许多仙侯都很眼红,凡人诸侯更羡慕,不过他们知道自己没有竞争资格。

但奇怪的是……除叶青,蔡安誉、魏宇、景庄这三个仙王,都没有争抢,似乎这个主帅是烫手山芋一,这才让鼎沸鼓舞的诸侯稍冷静下来,感觉到这事情的非比寻常。

“汉王第一任主帅时,究竟做了什么,让各家对第二任主帅之位避如蛇蝎?”这有凡间诸侯私下里找仙侯打听。

“我们当时关键仙战没参合,也不清楚……”那赤脉仙侯实话实说,但怕下面诸侯乱想,沉吟着还是透了点:“只听参战的仙王说了点大概,好像是汉王率队击杀了敌方天仙元神,以此获得天眷晋升地仙,具体情由却似是而非,黑脉、白脉、赤脉、黄脉……各家传出来的消息版本太多了,只感觉里面矛盾焦点挺多,乔山王前两天还在起诉弹劾汉王擅权……”

“啧,土德……道听途说的消息就算了,再等等到明天下午的月度功赏,听听官方战后总结就知道。”

有个参与了赤脉这一路首波攻势的凡人诸侯说,不屑于来自土德的消息,但最近两家靠拢也没再讽刺,只疑惑:“可是天庭最近都忙着天外战场和暗面冰川的事,还有中土那面地面辟除冰雾冤魂的铺设法阵,好像都不关注炎宵大陆了?”

除了首波诸侯有些听到风声,诸侯还都是刚听到这噩耗,惊呼一声:“这岂不是说能给予我们继续六大陆征伐支持有限了?”

“应不会吧,敌人扎进我们身体里的探针一定要拔除,但炎宵大陆跳板确实要先稳住……关键还是时间表,我听说因外域冰川突袭背后牵涉到外域发起双星对撞的时间表,高层还在推算情况,没确定下来应对。”赤脉仙侯隐约透下来一点风声,自己也不是很确信,实在是两域相撞这种事情,听起来太骇人听闻了……

与会的众诸侯面面相觑,都提心吊胆起来,因他们这次打扫战场,看到各种仙战痕迹残留,都已感觉到了自己的脆弱性:“确定下来也是隐秘,最多到地仙一层知道,我们凡人肯定是不知道了。”

赤脉仙侯和几个首波参与的凡人诸侯笑笑不言,暗想早知道干嘛去了?革命是需要一腔热血,不需要你们这些投机分子。

他们知道了新消息,阵营内部要进行淘汰整合了,仙王仙侯自是集中照顾,而第一波踊跃参与进攻的诸侯获取天功不少,地盘和人口多少增加些,无疑是仙侯预备役来培养,而这些消息并没有通知剩下第二波诸侯……这就已不言自明。

因信息掌握不对等和新生的利益隔阂,交流通气会就这样无果而终,散会出场之后,有个凡人诸侯脸上终露出了悔色:“唉,早知道之前炎宵大陆征伐这样顺利,我们也应参与第一波水上舰队,现在肉都没吃到,只喝了点汤,些许清扫冰雾、净化冤魂的天功,哪里能和攻城略地相比?”

“听说之前每拔出一座天幕基座,都是千万天功,虽主战仙人分了大头

,但地面军队袭破地脉节点、攻击生域基层分功也不小。”

一个诸侯倒乐观相劝:“没关系,还有下面六个大陆,这一次积极参与就好了,就是列装叶火雷成本又高了不少,通过炎宵大陆转场要再添一笔运输费,都给汉、蔡、魏、楚四大国给雁过拔毛了……”

众诸侯说话间,神情无奈,或者此前信息全面时还有一点议价权,但到今天突发现连信息都与仙侯、乃至仙侯预备役第一波诸侯拉开档次,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失去了纵览全局视野,还怎么样样谈价钱?

更可忧的是这事情意味,连后台都不再提供隐秘消息,难道已放弃了他们?可这么多人呢……

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诸候中也有优有劣,第一线诸侯和第二线诸侯,从性格、眼光、利益、前途上都说不到一块去。

而且不像青脉、白脉那样人少而集中投资的围绕一个核心抱团,黄脉、赤脉都是群雄济济,对外固很强硬,内部为了多一点资源倾斜却也竞争非常残酷激烈,无形中内部也是好些个小派系,且分出层次和利益团体……距离在拉开,可悲的是有些人心态还停留在过去,试图继续滥竽充、浑水摸鱼,却不知再一再二不再三,天庭岂会容得这样?

蔡国的车驾,就是在这复杂浑水形势下十分低调驶入城中,只是普通藩国的护卫标准,当然马车上主人的修为也不需要这点凡人防护,仅仅是维持基本礼仪,随驾的使臣心想:“主上最近真是越来越韬光养晦,符合了力量深蓄,厚积薄发之道,这才是中庸大道,岂是近来有些忍不住的跳梁小丑能比?”

车帘没有掀开,辚辚车轮声中,蔡安誉一个人闭目养神,但外面诸侯的啧啧感慨声还是随风传进来:“紫禁烟光一万重,五门金碧射晴空……”

“啧啧,气象如斯,这里现在是新域新土的边荒,可以便宜行事,形制上确实可以假托于防御需要,但气象上无可辩驳……主人野心已昭昭自明,一张卧榻,岂容几条真龙安睡?”

蔡安誉霍睁开眼睛,又轻轻眯起来,只是神光幽幽再看不出睡意。

“嘘,蔡王车驾来了,小声点……”

“终于来了……”

刚才啧啧感慨的土德凡人诸侯目光一转,回顾众人:“我去探问探问,不知蔡王对下任主帅之位怎么样看。”

“都别说了!人家仙王之间矛盾和我们小卒子无干……今天月底,天庭功赏大喜日子,各拿自己的一份,别惹闲气……”

有个神情孤高的白脉仙侯看不过去这种挑拨,越过这几人去找魏王,他们最近和青脉关系不错,这时说着,目光冷冷盯向那个土德凡人诸侯:“此一时彼一时,这世界是天庭的世界,知道真格地仙完整天权么?”

“触怒了汉王,固不能随意杀你,但是削去你爵位还绰绰有余,真是无知者无畏……”

那土德凡人诸侯脸色顿时僵硬住,他是有点侧面得好处的意思,自觉随口说几句不算多严重,上一次东灵侯明着落给汉王把柄还只是折辱而不杀,怎么现在行情就变了?

刚刚还靠拢说话的小团体,闻言立刻分散开来,人人对这家伙避而不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