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智能

覆云乱煜 第七章 见掌教(上)

智能
来源: 作者: 2019-10-12 18:07:07

覆云乱煜 第七章 见掌教(上)

萧煜生平第一次踏上道宗主峰,号称天下第一峰的都天峰。

万顷碧波上浮着一座千丈方圆的浩大白玉广场,再然后,便是占据了半个广场的巍峨道殿。

萧煜慢慢踏上与白玉广场相连的水晶拱桥,一直走到拱桥最高处,才停下脚步。

驻足而望,白玉广场上的道宗众人尽收眼底。

萧煜微笑,道宗众人讪笑。

片刻后,秋叶带着慕容、林银屏登上山顶,至于吕心莲则没有跟来。

道宗众人一齐施礼道:“参见首徒,诸位道友,有礼了。”

萧煜、慕容、林银屏还礼,秋叶还半礼。

见礼之后,已经有道宗弟子将那一百名知客道人扶走,而张天命则亲自将尘叶扶了上来。

被萧煜打得被迫回神的尘叶此时神情呆滞,被张天命以一根银针镇在天灵之上,勉强止住尘叶的神魂震荡,不至于伤及神魂,水尘道人又给尘叶喂下一颗淡白色的丹药后,尘叶原本苍白的脸色开始好转,但也是真正的失魂落魄,元气大伤。

好一个履霜战天人。若是萧踏入天人,那该是怎样的一个光景?

此时此刻,道宗众人不得不重新审视眼前这位道宗新贵。

萧煜望着尘叶,皱了皱眉头,道宗的出窍神游自然神妙,只是萧煜在锻炼体魄上身兼佛魔两家之长,又失了未央剑经,体魄之强远甚于神魂,此时萧煜的神魂已经被牢牢锁在体魄之中,休说如秋叶这般出窍神游万里,就是似以前在安国公府时的灵识出游都已经没有半分可能。一旦身死便死的不能再死,也算是有得就有失吧。

萧煜来时曾笑言问秋叶,是否要带些礼品,当时秋叶似笑非笑的说,从来都是师尊赐旁人东西,还未见旁人有师尊可看上眼的东西。送的不好还不如不送,一穷二白的萧煜也就只好作罢。

西北苦寒啊,萧煜要养三十万大军已经是捉襟见肘,至于修行界中人喜爱的天材地宝更是一个没有,他手里倒是有一本天魔策和大欢喜禅

,可想到这本就是掌教真人当年遗留在菩萨居处的物品,还是秋叶打开菩萨居处时转赠予他的东西,就更拿不出手了。

没到过东都,不知道什么叫做权,没到过都天峰,不知道什么叫富。

道宗虽然两分,但是千年前鼎盛时积攒下的财富却未曾少半分,单看这道宗主峰上白玉铺地,水晶为桥,就可见一斑。

萧煜忽然停止了自己纷乱的思绪,似有所觉的抬起头来望去,刚好与一双丹凤眸子对上。

论相貌,陈焕之可称得上是些长眉入鬓,面若冠玉,比起萧煜的清逸之容自然要强上太多。可在气度上,兴许是在镇魔殿这等阴私所在呆的久了,难免沾染上几分阴柔之气。而萧煜坐困东都二十年,自然也是一身阴郁之气,但在西北边又经过一年杀伐征战,现在更是已经初掌西北大权,萧煜基本上已经磨去了大部分阴郁气,威严日盛。

权利是最好的妆饰,不管一个男人在相貌上多么不起眼,甚至是丑陋,巅峰的权利足以让最平庸的男人绽放出最耀眼的光芒。这与腹有诗书气自华的读书人道理本就是同根同源。

若是一年前的萧煜可能会如临大敌,但如今的萧煜只是轻淡笑了笑,毫不在意的朝陈焕之走去。

随着萧煜逼近,反而是陈焕之感觉到自己周围的压力开始变大,萧煜的每一步,都似是踏在他的心口上,他的脸色微微发白,背后的七星剑开始随之轻轻颤鸣。

萧煜在距离陈焕之还有三步之遥的时候,站定,温声道:“还未请教,阁下是?”

陈焕之所承受的压力在萧煜开口的那一刻达到了巅峰。

直到这一刻,陈焕之才感受到萧煜身上的磅礴气焰,近乎跋扈。

陈焕之难掩心中震惊,这种气焰,他只有在几位沙场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万人敌武道修行者身上感受到,萧煜虽然身兼多家之长,怎么会有这种一步一个脚印来不得半点取巧的武道修为?

这当然不是武道,而是剑意。

一年率军征战,养一剑诸侯剑意。

三剑中第二剑诸侯剑的剑意。

诸侯剑本就是沙场上的剑,自然与武道意境颇为相似,甚至还有霸道几分。

萧煜未曾拔剑,已经剑意四溢。

自上山以来,不管是道宗众人的迎客,还是萧煜的还礼,都一直无动于衷的秋叶忽然对一旁的慕容说道:“看来萧煜与徐林一战后收获颇多,如今,秋月未必会是萧煜对手。”

神情古井无波的慕容轻哼了一声,似是对秋叶言佛门首徒不如萧煜这位道宗俗世弟子有些不满,但还是开口道:“萧煜毕竟三入天人境界,天人境界该有的感悟他一点也不曾少了去。若是秋月入得天人,那胜负五五之数,若入不得天人,胜负九一之数,萧煜为九,秋月是一。”

秋叶轻轻感叹:“一骑绝尘未免太过无趣,两骑并行才有些意思。”

慕容没有半点平日里的端庄仪态地白了秋叶一眼后,与一旁窃笑的林银屏站在一起,只剩秋叶一人站在原地哑然失笑。

萧煜心中明白,自上山以来,秋叶一直不作为就是一种默许,默许他可以放手施为,在道宗中立威,只要镇得住尘叶、陈焕之这两名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就算是在道宗立住脚了,至于那些老辈人物,多自持身份,不会说什么的。

当然如果自己本事不济,立威不成反被别人来了个下马威,以后就只好夹着尾巴做人了。

萧煜既然已经压下了一个尘叶,就不介意再压下第二个

陈焕之感觉到萧煜身上的气势越来越重,气机牵引之下,他自己体内的元气也开始不安分起来。背后七星剑的颤鸣声越来越大。

萧煜的履霜境界竟会如此厉害?简直比一般天人更有过之!陈焕之自付修为,平日里也是敢于与天人境界相斗,不说胜,但起码能维持一个不败的局面。但遇上了萧煜这个怪胎履霜,才知道为何尘叶天人之姿,就那般败了。

传闻中萧烈能以天人之姿搏杀云端上的逍遥神仙,今日萧煜也能以履霜之态诛杀天人不成?!

陈焕之此刻说不出什么心情,再也不刻意压制自己体内元气,背后的七星剑苍然出鞘。

长剑出鞘一半,滚滚青莲剑气已经在陈焕之身周如一朵青色莲花绽放。

萧煜忽然想起了秋叶的青龙吟,此时陈焕之的剑气之盛已经不下于青龙吟!

一个学道,一个学剑。

合作一处便顶得上一个秋叶?

萧煜笑了笑,伸出一手。

陈焕之瞳孔猛然收缩,心神全部被这一手所牵引,根本移不开半分。

这只手轻而易举地破开他的青莲剑气,然后在他的视线中一点点放大,最后落在了他背后的七星剑剑柄上。

已经出鞘一半的七星剑被这只手一寸寸推回鞘中。

磅礴的剑气对于这只手根本无可奈何,只能听得剑鸣之声愈来愈小,最后戛然而止,寂然无声。

陈焕之的面部表情僵硬,抬手示意一位面带忧虑之色且正向两人走来的女冠止步,额角微微渗汗,脸色发白道:“在下……镇魔殿补天阙,陈焕之,有礼了。”

萧煜云淡风轻的笑了笑,按住七星剑柄的手从剑柄上移开,拍了拍陈焕之的肩膀,越过他去,大步向前。

此时,一名看起来大概七八岁的小道童从道殿中走出,对众人脆声道:“奉掌教大老爷谕旨,请诸位入殿。”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免费热线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电话号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住院费多少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电话是多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