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智能

2001中国影响世界家电进程我的钢铁

智能
来源: 作者: 2019-06-26 02:25:52

2001中国影响世界家电进程_我的钢铁

2001年是中国家电发展史上关键的一年。这一年中国成为WTO的正式成员,中国的家电市场出现了真正开放的格局。面对这个潜力巨大的市场,本土与外资品牌在中国开始了新的角逐。品牌战略的变革带动了世界家电产业链条的重新组合,从未来的视角看,2001年的家电变革不仅将影响中国的家电业,更重要的是对世界家电业的21世纪图景带来深远的影响。

格局:跨国制造转移中国

跨国企业作为最敏感的投资主体一直在选择国家,2001年出现了跨国家电企业共同选择中国的潮流。日本、美国、欧洲的家电巨头开始齐整地把生产基地搬往中国,这在中国家电发展史上还是第一次。制造基地转移的浪潮将彻底改变世界家电的产业格局?中国将成为目前继日本、欧洲、美国之后的重要制造基地。

外资品牌生产基地转移的内在原因有两个,一是利用中国低成本的制造优势,二是就地渗透中国市场,并用中国制造辐射全球,完成在世界未来家电市场的布局。

制造基地的转移对中国市场的影响意义深远。在中国本土家电产能已经过剩的条件下,跨国制造的转移将再一次扩大中国的制造能力,这样一来,中国市场的竞争将更加激烈,中国市场产业竞争的技术含量将进一步提高。

随着制造基地的转移,跨国企业开始在华设立面向中国以及全球的研发中心。他们开始在制造业的熟练工人与高端技术人才两个层面利用中国的人力资源。跨国企业正在将中国市场的资源优势转化为自己的企业优势?本土品牌将面临新的竞争压力。

跨国品牌在中国市场的竞争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将影响跨国品牌在世界市场上的均衡,所以无论本土还是外资品牌都将中国市场看成是决定自己未来发展的重要基地而加以精耕细作。

渠道:流通力量新老博弈

中国家电企业自己办渠道的渠道策略已经开始走进历史。中国的家电渠道正呈现出三种力量交织的新局面。以国美为代表的新专业渠道正在全国跑马圈地。传统渠道中坚的百货商场正与国美们厮杀,家乐福等外资渠道也在中国城市布局,并开始规模化地介入家电销售。

青岛市最大的百货商场北方国贸将自己的家电业务让给了国美来经营,老百货开始从厂商的房东变成了对手连锁店的房东,地租的收入超过经营家电的收入。北方国贸成为老百货撤离家电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接下来加盟潮流马上来临。一直遭受老百货狙击的国美们开始从城市边缘向商业黄金地带转移。

在渠道传统与现代的战争中,外资零售企业的家电举动不显山不露水。实际上,沃尔玛以及家乐福等外资零售企业开始向品牌制造商定制符合自己需求的产品,只是他们在中国的连锁店面仍然很少,所以优势还未发挥,要是店面数量跟上,他们才是真正的渠道大鳄。

中国的家电制造商正在按照自己与现下市场零售渠道的实际情况安排自己的销售,可以预见,专业连锁是发展的必然趋势,国美们与沃尔玛们将给中国家电市场带来新的渠道格局。

在老百货退出之后,零售市场的争夺将主要集中在国美们与沃尔玛们。当然,沃尔玛们的优势将更加明显,因为他们有全球络,是中国家电品牌国际化的重要渠道之一,中国家电制造商对这种发展情势的把握可能比渠道商们更清晰,像当初自建渠道时一样,谁有大的渠道谁就会在市场上取胜,而未来却是谁先把握住国际渠道谁就能先走出去。这种渠道风向中国家电制造商必须跟上。

价格:"新价格主义"悄然而现

在中国加入WTO前后,外资家电产品开始降价,很多产品价格的降幅都超过三位数,这是洋家电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大规模的降价。这种大规模的降价潮主要的引线是WTO概念机,即把在此之前的高关税机器抛售所致。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中国市场的本土品牌与洋品牌之间存在比较大的价格鸿沟,主要的市场表现是跨国企业做高端机,本土企业做低端机且一直处在价格战的泥沼中,而洋品牌产品的价格则是高高在上,基本上没有介入本土企业的价格战,此次洋品牌的降价潮之后,中外品牌之间的价格鸿沟将逐渐趋于平缓,高高的价格之墙将退出历倘若现役23号球衣组一队那么实力有多强击败火箭勇士不难史舞台。

导致价格高墙坍塌的主要原因一是关税降低,导致洋品牌价格总体下调。二是市场竞争。从目前来看,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公认的最大的家电市场之一,中国市场虽然容量比较大,但是容量毕竟是有限的,外资品牌大规模向中国转移生产线以及开始用合资或者是其他的方式盘活中国某些生产线的沉淀产能,使中国处在新一轮的家电产能放大期。巨大的产能,繁多的品牌成为这种高低端产品价格循环走低的动力。

高端产品价位的走低,给本来已经是微利的中国家电产品预留了价格必须走低的唯一通道,低端产品的价格持续走低反过来也给高端产品的价格走势以强有力的扯动。中国的低端产品与外资的高端产品所组成的特有二元结构市场已经掉入一个价格循环降低的怪圈。

导致价格落差缩小的另一个原因就是本土品牌科技的进步,本土品牌的研发得到提升,中外品牌产品的技术差距缩校总之,一般产品之间悬殊的价格差距将在中国市场消失,但这不排除外资品牌仍然会借助其技术优势在极个别的真正高端产品上保持价格高位的现象。

服务:事务变业务家电第三次"瘦身"

在经过第一次将学校、幼儿园、医院、餐厅等非主营业务剥离轻装上阵和从零售商业领域退出的第二次剥离后,被称为第三次″瘦身″的家电维修服务剥离浪潮也已经到来。2001年的家电服务开始出现专业化的本质变化。本土品牌与外来品牌都在考虑把家电服务的未来经营交给谁的问题。

家电的维修服务作为家电企业的一个包袱现在看来已经是用的上但却是背不动了。随着竞争的深入,家电制造企业的盈利空间已经越来越校随着中国家电企业产品高度的同质化,为获取更高的市场占有率,每一个企业都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大打服务牌。服务成为继价格之后重要的市场竞争工具,免费安装、终身保修等等售后服务新举措层出不穷,企业的负担越来越重。很多大的家电企业在全国设立了几千个服务维修点,加上专业的硬件设施以及人员,每年的服务费用支出超过亿元,有的企业维修服务的费用甚至超过了广告费。

中国家电产品的服务现状是,各个企业像当初建设自己的销售点一样重复建设了自己的服务点,运行成本昂贵。但是放手给产品代理商来做服务也存在很多的问题,让品牌制造商放心不下,因为代理商的主要精力是卖产品而不是修产品。所以,从家电企业到零售企业再到行业管理机构都已经开始从产业化的方向审视家电企业的服务,原来是投入性的业务,现在要把它变成可带来利润的业务。问题所在,就是商机所在,中国出现大的家电服务连锁企业的时机已经成熟。

新型火箭训练营期待首战灰熊内线替补竞争激烈的专业家电服务商可能从三个领域内产生。一是由制造商蜕变而来,一些品牌制造商有可能抛弃利润微薄的制造业,利用自己原有的络优势来专门做服务。二是由大的零售商转变而来,第三是由大的资金介入,整合社会现有服务络形成大的服务商。从中外企业竞争的角度看,服务的剥离将提升外资品牌的市场竞争力,因为这是他们最不熟悉的一块事务。

拓展:新金融运动打造跨国企业

海尔全面进入金融业是2001年家电市场最大的地震,中国家电制造业开始实质性地进入金融服务业。海尔的金融业务主要包括银行、信托、证券、保险与自己的财务公司,并且一上来就开始混业经营。中国家电业早先就有向金融业移动的趋势,但是多局限在如委托理财等式样的小打小闹。海尔作为业界第一个全面介入金融业的企业,关键是实现产业与金融的良性互动,真正地开始搭建一个跨国公司的框架。

海尔做金融的样本就是GE(通用电气公司),GE每年1200多亿美元的收入,其中金融占了近一半,而且利润和增长率也主要来自这一块。GE并非是离开产业孤立地发展金融,而是产业与金融结合得很好,金融成为其重要的产品。

介入金融业对中国家电业来说不仅仅是一个新的增长点的问题,更代表一种大趋势。要做跨国公司进入金融业不代表一定会成功,但要成功一定要进入金融。

从目前的发展看,海尔在全球的用户络、客户络、中心等产业上的优势会给海尔金融提供更好的资源支持。

海尔进入金融业代表整个业姜思达特烦别人说我傲娇我这是童言无忌界未来的发展方向,具体到其他的家电企业,金融业该不该进,什么时候进入?海尔又给出了一个题目。通用电气是海尔的样本,海尔则会成为中国家电业的样本,一场家电业的新金融运动已经到来。

技术:IT家电化与家电IT化

2001年家电的技术走向是家电与IT的相互融合,在未来,中国家电市场已经没有完全的家电企业,也没有完全的IT企业,只有完全的信息家电企业,因为未来技术的发展趋势是,任何的家电产品首先都是络化的。

海尔传统家电业的变,TCL的HID,联想的蓝色家电都显示出这样的技术走向。随着络技术的发展,家庭已经开始了快速的信息化。主要表现是,家庭内几乎是所有的家电都结束了原来单一功能的孤立状态,组成了手拉手的家庭络,每一个家庭络都与国际互联相联。络的介入让家庭的信息消费量扩大上万倍,这就是信息化的家庭。除了软件与非家用设备制造商外,所有的终端设备制造商的任务就是制造适合这种新家庭需要的电子产品,这样的产品就是信息时代的家电。传统PC制造商与传统的家电制造商在信息家庭的要求下开始了殊途同归式的接近。

一个新的产业创新潮流已经来到,传统家电业的变也是潮流滚滚。两股浪潮的合流告诉我们一个前所未有的道理:IT+家电=新电。未来的中国市场会出现面向家庭,提供所有家庭电器设备的大的电器提供商,而不是现在以产品门类来区分的小企业。

策略:企业联盟竞争与竞合

2001年的家电企业间的竞争出现了新的变化,那就是从单纯竞争走向竞合,具体的表现就是出现许多企业之间的横向联合。如海信与荣事达的联合,科龙与小天鹅的联盟,中意与东洋的联盟,爱浪与山水的联盟等。

综观近10对联盟的复杂姻缘可以说是有欢笑也有泪水,但是企业联盟的出现直接诠释出面临巨大变革的中国市场的真实机理:市场竞争加剧,为在新的环境下求得生存,牵手联合实属无奈。在目前的机制环境下,由于产权制度的制约和退出机制的不完善导致企业间的兼并难以顺利完成,仅仅企业微观层面的因素就使得企业间资产重组、品牌整合异常艰难。企业联盟体现了一种寻求新的发展突破的无奈。

中国市场品牌整合的趋势无法阻拦,企业的策略联盟是企业从多种角度寻求互补组合的尝试,它将为下一步大规模的品牌整合提供市场实践上的证明。

生存:企业危机透明化生存法则

格林柯尔并购科龙引起的危机影响深远,这一事件绝不仅仅是多方利益纠纷所能表达的,其实质是企业的生存观问题。在面临巨大质疑与企业危机的情况下企业如何生存,在危机没有发生之前,我们怎么去作好应对的准备,都是身处市场中的企业应该面对的课题。

这场危机的本质是企业信用的危机,各种没有铺垫与交代的信息引起舆论的质疑。格林柯尔可能根本没有欺骗行为,但是舆论的质疑没有错误,国际化的市场环境需要的是透明的企业,企业是自己的,同时又是社会的,市场有知情权。

企业有信用还是不够的,还应该让市场周知,格林柯尔告诉中外企业应该如何透明化的生存,这不仅是在中国市场,国外市场也是如此。企业的成败不完全来自市场竞争,还与公共关系密切相关,这一点对要走出去的中国家电企业来说意义更为重要。

趋势:品牌消亡与"换东家"潮流

帕勒咨询公司2001年做出发展预测认为,在加入WTO后的5到10年左右的时间内,中国家电品牌将出现"换东家"的潮流,同时家电品牌将大面积消亡,现有家电品牌未来的东家还难说是谁。品牌大面积消亡的原因主要有三个:一个是地方政府从企业中退出,二是资本市场的迅速发展,三是外资品牌抓住中国入世后的市场变化和自己全球战略的调整,对中国家电市场的积极介入。

对中国品牌发展影响最大的则是资本市场的并购。到目前为止,中国最优质的家电品牌都已经上市,但是,这些公司绝大部分的股票不能上市流通,阻碍了公司被收购的进程。随着资本市场的发展与产权制度的改革,中国大的家电企业会成为完全可以在市场上流通的企业,届时,大的外资企业会利用资本市场并购中国强势的家电企业,这样,在一段时间内会出现一个大家电企业"换东家"的潮流,2001年科龙易主是最好的例证,但这仅仅是个开始。

"换东家"之后出现的外资品牌,仍然是利用中国的生产基地,他们会在中国市场使用本土品牌,同时也使用自己的洋牌子,而在向国际市场上输出产品的时候则不会是中国的品牌,这样就永远阻断了中国强势品牌的国际化进程,其在中国市场使用的中国品牌也会慢慢衰落。

相关推荐